网址导航 - 会员中心 - 联系我们 - 推广合作

立足西北·面向全国·全面发展
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要闻 > 国内 >

见证变迁留住根 走进沂蒙临沭县朱村档案馆

中新网
房家梁
时间:2019-08-10
导读: 画的尽头,就是山东省临沂市临沭县曹庄镇的朱村。朱村是个“红色村”,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在此工作、战斗过。2012年开始,王济钦通过土地流转,先后种植近千亩葡萄园和梨园,建成朱村现代农业示范园,亩均收入最高达到2.4万元。

  走进沂蒙革命老区临沭县朱村

  小村档案馆 见证变迁留住根(人民眼·村庄里的70年·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·来自一线的蹲点调研)

见证变迁留住根 走进沂蒙临沭县朱村档案馆

  图①:朱村明清古建筑一景。凌宗雁摄

  图②:朱村档案馆保存的党建材料。资料图片

  图③:柳编艺人在临沭县“朱村柳韵”田园综合体编制工艺品。房德华摄

  引子

  麦收时节,遍地金黄。一条人工河,风光旖旎,分沂(河)入沭(河)。两侧杨树林,密密匝匝,洒下斑驳光影。记者在林间穿梭,宛如行进在画中。

  画的尽头,就是山东省临沂市临沭县曹庄镇的朱村。

  朱村是个“红色村”,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在此工作、战斗过。1940年初,八路军的两支队伍进驻朱村,村民腾房子、筹军粮,朱村成为堡垒村。1944年除夕,日伪军突袭朱村,一一五师老四团“钢八连”官兵闻讯赶到,浴血奋战,保卫了朱村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。打那时起,每年大年初一,乡亲们都要把第一碗饺子捧给烈士。

  2013年11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考察时来到朱村,观看这个抗战初期就建立党组织的支前模范村村史展,了解革命老区群众生产生活。总书记强调,生活一天比一天好,但我们不能忘记历史,不能忘记那些为新中国诞生而浴血奋战的烈士英雄,不能忘记为革命作出重大贡献的老区人民。

  岁月留痕,留下了历史。朱村建成了山东省第一个村级档案馆,分门别类,收藏了会计、土地、文书、组织等10类7000多卷(件)档案,较为完整地记录了新中国成立前后迄今的历史轨迹。

  近日,记者走进朱村档案馆,透过一页页泛黄的纸张,仿佛穿越时空,寻觅到了朱村人拼搏奋斗的精神源泉,也看到了一个革命老区小村庄70年的巨变。

  五张清朝农业税票

  征收了2600多年的农业税退出历史舞台,多予少取放活,乡村好戏连台,“是党的好政策让农民过上了好日子”

  王经臣今年70岁,皮肤黝黑,满头白发,走起路来,脚底已经沙沙作响,提起村史,却如数家珍。

  朱村曾属郯城县,后归临沭县。说起来,朱村有些“名不副实”:全村无一户朱姓,近九成农户姓王。明朝正德十五年,胶州人王随迁徙到此,娶妻定居,繁衍生息,终成望族。因村东沙丘被道路环绕,呈九龙戏珠之势,得名“珠村”。后因村民崇尚朱子哲学,改为“朱村”。

  王经臣早年务农,改革开放后,从事个体经营,1998年赋闲在家后,东奔西走,搜集村史和抗日战争相关史料,2012年参与村史馆筹建,成为义务讲解员,人称“王馆长”。

  走进朱村档案陈列展室,王经臣来到一个展柜前,指着5张皱巴巴的纸条,神色得意,“这个物件,不少来参观的人都说没见过!”

  5张纸条,抬头名称为“上忙执照”,有的已残缺不全,字迹也有些模糊,依稀可辨“山东省沂州府郯城县为征收钱粮给发执照事今据,王淳完纳咸丰六年地丁银”等字样。“这是清朝的农业税票,那时的农业税称为地丁银。”王经臣介绍。

  作为一种在农村征收、来源于农业并由农民直接承担的税赋,农业税在中国延续了2600多年之久。新中国成立后,农业税在相当长的时期内,一直是国家财政的重要来源。

  1951年,朱村第一次将地亩产量登记入簿,改变了以前估算产量和赋税的历史。

  从现存账本看,朱村的完整记录始于1953年。从那年起,朱村的粮食生产、分配预算决算方案、征购粮、农业税等收支分配账,被几代会计忠实记录并妥善保管下来。比如,1956年,朱村粮食总产量28.08万公斤,交公粮2.72万公斤,包括小麦、谷子、稻子、花生等;缴纳农业税4732.76元。

  王经臣说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土地产出率低,小麦亩产只有两三百斤,一年只种一季。很多人以地瓜、野菜、树叶为主食,少年时的他,吃不饱是常事。1961年、1962年,因遭受严重自然灾害,朱村免交公粮和农业税。

  朱村的户口档案保存完整,这些档案始于1958年7月7日,每户一页,登记姓名、年龄、籍贯、文化程度等信息。

  记者查到,一个叫王朱建的村民,给孩子取名为大米、小米。“起这样的名字,就是希望孩子有饭吃、别饿着。”王经臣说。

  随着农业生产水平的提高,到了70年代,村里小麦和秋玉米、高粱轮作,粮食大幅增产,王经臣们终于吃上了饱饭。1975年,朱村粮食总产量达到60.96万公斤,征购公粮4.67万公斤,缴纳农业税3939元。

  进入80年代,小麦已经成为农民的主粮,地瓜、玉米等淡出餐桌。交粮也不愁了,1982年,朱村粮食总产量109.25万公斤,征收任务为3.3万公斤,实际缴纳公粮11.65万公斤、农业税4635元。

  1983年起,已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朱村,公粮任务也按照承包人口分配到户,村里只负责发任务通知单,需农户自行到粮管所缴纳公粮,可以多交,不能少交。多交部分,国家按议价粮付款。富余部分,农民也可以拿到市场买卖。“从这年起,朱村的会计报表就简单多了,村干部的担子也越来越轻。”当过生产队会计的李广茹说。

  进入新世纪以来,连续16个中央一号文件聚焦“三农”,多项重大涉农政策密集出台,力度大、覆盖广。2006年1月1日起,我国全面取消农业税,对中国农业发展具有划时代意义。

  翻阅着老账本,李广茹感慨万千:“现在种地不但不再交税,还要倒补哩!”到2016年,朱村每年种植小麦1287亩,国家补贴每亩每年125元,良种补贴每公斤1.34元,农用柴油每亩补贴10元。“是党的好政策让农民过上了好日子。”李广茹笑着说。

  一场“民告官”官司

  一份土地档案,打赢了一场官司;一颗“定心丸”,焕发现代农业的蓬勃生机

  咚!法槌在桌子上清脆落下。

  临沭县曹庄镇朱村胜诉!2001年,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,大官庄水利枢纽闸管所垂头而归。

  因为非汛期蓄水,造成农田被毁,朱村粮食绝产。案子成败的关键,是朱村的一份土地档案。

  1951年,一项重点水利工程项目在沂河和沭河之间实施:开挖“分沂入沭”水道,实现沂、沭河洪水东调南下,缩短入海距离,统筹解决鲁南、苏北洪水出路。

  但是,这项工程却让朱村遭遇一次大灾。1998年4月,大官庄水利枢纽闸管所的一次蓄水,导致朱村近千亩粮田被淹,小麦绝产,殃及全村1/4人口。

  多次调解未成,翌年秋,朱村将沂沭河管理处、大官庄水利枢纽闸管所告上法庭。

  法院一审判定,由沂沭河管理处、大官庄水利枢纽闸管所负全责,被告方不服,认为“涵洞漏水是工程质量问题,不应只是管理单位的责任”“其中被淹的200多亩,不是村民的土地”,提起上诉。

  二审开庭,一本《土地房产所有证存根》拍在桌子上,“不是我们的土地?看看我们登记入册的房屋土地确权凭证!”朱村农民理直气壮。

  对方捧起凭证,翻来覆去看了个遍,而后面面相觑,哑口无言。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网友评论:

Top